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建材陶瓷网!
网站首页 >> 新闻直通车 >> 名人专访 >> 详细内容

信物百年 | 从防弹玻璃到浮法玻璃再到疫苗瓶,中国人的所有奇迹都靠自己!

时间:2021-6-1 浏览:319

     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之际,国务院国资委联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共同推出百集微纪录片《信物百年》,以“红色信物”为切入点,由以中央企业为代表的100家国有企业党委(党组)负责人介绍企业的传家宝,以小见大,以物证史,揭开企业澎湃发展历程背后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,见人、见物、见精神,发扬红色传统、传承红色基因。

这块玻璃重量超过169公斤
厚度达到了7.5厘米
相当于现在普通汽车玻璃的十倍
 毛泽东同志曾亲自关心也曾亲自乘坐装有这块防弹玻璃的红旗轿车

 

防弹玻璃:
为新中国外交事业发展保驾护航

      新中国成立之初,承担保障外交活动礼宾安全重任的是苏联产的“吉斯”轿车。1966年,当陈毅同志坐着刚刚生产出来的国产红旗轿车,去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时,毛主席看见崭新的国产轿车非常高兴,但随后说到:我们接待外宾时,礼宾车还是苏联送的防弹轿车,什么时候咱们自己也能生产呢?
    自此,中国建材院开启了汽车防弹玻璃的试制任务。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没有良好的制造玻璃方式,只能使用耐火材料组成一个大型坩锅,在大坩锅里进行玻璃的熔制,使用燃油加热到1400度,把玻璃的原料化成玻璃熔浆,浇注到平板模子里变成毛坯,再将大概有45毫米的毛坯进行研磨抛光,加工到25毫米厚,把毛坯的精髓最好部分取出来进行加工。当时工作效率低,时间周期长,成品率也低,但就是在这样不利的条件下,中国建材院还是把这块玻璃做出来了。

      当时项目保密等级是相当高的,除了院长和总负责人外没有几个人知道。后来院内总有一辆大红旗开进开出取走玻璃制成品,大家才有了一定猜测,但没有任何人明说。同志们都有一种荣誉感、使命感,知道这是在为外宾和最高领导人制作防弹玻璃。最后所有数据、资料都上交,没有任何评奖,评职称也不允许提及,甚至都不被列入单位科研项目、科研成果。
这就是老一辈建材人,莫问收获,但问耕耘。

 

     当时夹层组陈永定同志,工作上从不叫苦、不怕累。他提出因为天气冷,燃油运不进来,煤的消耗量太大,不能满足熔化要求,燃料跟不上,烧制出来的产品有可能会报废,造成更大的浪费;同时燃烧室温度上不去,在高温搅拌时会不时有熔融玻璃水漏出,不仅影响熔化质量,还会伤人。于是组织大家到通州火车站,钻到油罐车里,去挖凝固的燃油出来,大家饿着肚子把油块挖出来放到油桶里。因为天气太冷,不得不躲到暖气沟里取暖。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,硬是解决了燃油问题,保证了熔制工作的顺利进行。

      防弹玻璃生产出来之后,夹层室主任徐增祚、军代表朱士良、夹层组组长宋武山、组员郭英仕带着车窗样品侧窗玻璃,跟随中南海警卫连几个人前往检验场,对玻璃进行防弹性能测试。100米距离用7.62mm穿甲弹测试3枪,由警卫连战士射击,郭英仕在标靶下方的地壕里待命安装拆卸玻璃。他亲眼所见,第一枪弹头掉落在地壕里;第二枪弹头嵌入玻璃,第三枪的弹头将第二枪的弹头向前顶出玻璃,但只漏出弹头,未穿透。警卫连战士无不以敬佩的眼光,赞许我们的送检玻璃。

       1959年2月,英国皮尔金顿(Pilkington)兄弟公司向世界宣布用浮法生产平板玻璃的新工艺取得成功,并在英国建设了世界上第一条浮法玻璃生产线。一时间,世界玻璃行业掀起了一股股“浮法狂飚”。
      1964年,我国派专家组赴英国考察商谈引进浮法技术事宜。但人家根本不让我们接触浮法玻璃的任何技术,就连想花钱购买玻璃样品,他们也婉言拒绝。甚至有英国人傲慢地说:现在与红色中国谈浮法技术为时尚早。西方的傲慢和技术封锁对我们的刺激非常大,大家逐渐意识到中国浮法玻璃的研制、生产必须走自力更生、自主创新之路,决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  从1965年5月开始,在国家建筑材料工业部组织下,中国开始了浮法玻璃的研究试验。老一辈建材人白手起家,深入研究、反复试验,克服了一系列难以想象的工艺技术难题,经过6年的艰苦奋斗,先后完成了实验室试验和半工业性中间试验,摸清了方向,坚定了信心。

    浮法玻璃的生产是一次技术革命,这种工艺大大优于压延法和引上法,玻璃平整度、强度、透光度、生产效率都将大幅提升。我们在一无技术、二无资料、三无经验,又缺少资金的“三无一少”情况下,开始了“连轴转”式的艰苦奋战。没有设计室,专家和技术人员就在锅炉房里几张桌子一拼开始搞设计,画出草图就施工。没有大型车床设备,洛玻的钳工们就用小炉匠补锅的办法,把压延线的退火窑割下来现场加工25米的小锡槽。当时遇到的一个重要难题是:高温玻璃水通过锡槽时容易凝结,造成玻璃厚薄不均。有时玻璃水在锡槽里乱跑乱溅,像“舞龙”一样,工人们在1000多度的窑炉和锡槽旁边,尽管身上穿着厚厚的大棉袄,但仍被烫伤。

 

推荐文章

Copyright 2017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建材陶瓷网 陕ICP备17012684号 Made in 万企互联


电子营业执照